「序幕」

  远古时代,为争夺神秘力量「三皇玺」,连带使得柏皇村受到危及。战千屻牺牲自己,暂时化解了柏皇村的危机..
  一千八百年后,即将继承三皇玺「伏」之力的战廷羿,为追求更强力量而外出修行,却带领着神秘的妖狐,以魔剑破坏了守护结界,柏皇村也被强大的力量所攻陷。为了守住三皇玺的秘密,歆儿及廷云不得已提前继承了三皇玺「伏」与「娲」之力,在逃离中,廷云为保护歆儿却被打落深谷..


「渔村」

  廷云的过往记忆似乎已经遗忘,并渐渐习惯了渔村生活。就在胤辰外出的当儿,渔村传来有怪物现踪的消息。为营救村长被虏的女儿,廷云与芷嫣即刻前往沿海洞窟。然而却在关键时刻,芷嫣身上的不明病因发作。幸而胤辰及时赶到,两人的危机得以化解。
  芷嫣身上似乎藏着什么秘密,其病因与火凌血脉有重大关联。火凌珠力量日渐消散,为医治芷嫣身上的病,两人决定前往火凌部落。


「前往火凌村」

  为医治芷嫣病情而踏上旅途的廷云二人,在路经云山时,无意间遇见大夫的随从--「阿福」。
  为了医治平牧城主,阿福与沛驼大夫一同前往云山寻找药草,却在云山上遇到怪物而走散。
  击败了花妖之后,廷云及芷嫣等人遇到了...


「平牧城」

  前往火凌氏部族必经之路的伏牛山被山贼占据了,平牧城主司徒安甚至因讨伐山贼而负伤。
  战廷云与苏芷嫣得知此状况后,毅然而然决定在入夜时分,利用山贼熟睡时,潜入山寨,打算一举擒王。
  两人为平牧城居民解决了一些扰事后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在制安官带领下,三人来到了伏牛山寨口...


「伏牛山贼寨」

  经过一番折腾,战廷云与苏芷嫣终于攻破伏牛山贼寨,顺利解救了平牧城的居民。
  正当两人要与玉芙一同回到九侯城时,竟传来九侯被地昊氏部族捉走的消息,为免引起更多误会,决定由玉芙带着战廷云及苏芷嫣两人前往救助九侯...


「地昊·战鼓」

  为了冰释地昊与九侯的误会解救九侯,两人前往古洞窟寻找火凌和地昊先族共同埋葬的宝物[地崆鼓]。
  在长老的指示与协助下,两人顺利进入地崆鼓大厅,然而在取鼓时,却意外唤醒了守护鼓神兽「夔」。就在夔欲向芷嫣下毒手之际,廷云手臂上的印记突然发光,夔也随之消失,两人顺利取得地崆鼓。
  解救了九侯,一行人离去前,长老神秘提示廷云身世可往渭水寻找,于是两人来到渭水之滨...


「娲伏阵·试炼」

  依姜太公的指示,廷云与芷嫣两人进入神秘的娲伏阵,开启了神秘的娲伏试炼。过程中,两人却因打乱了阵法顺序,招出了狭隙中邪恶的恶魔,两人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...
  正当两人不知所措时,失散已久的歆儿突然出现...
 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,柏皇氏遗址...


「殊仙教」

  在「殊仙教」错综复杂的机关中,天真的歆儿与古怪的奇为子好不容易从殊仙教主手中将「女娲石碎片」取回,然而却牺牲了陆仁。
  取回「女娲石碎片」的两人,来到与姜子牙约定好的渭水畔,接下来,便开启属于歆儿的娲伏阵试炼了。歆儿在娲之阵将有什么样的奇遇呢?


「娲之阵」

  在奇为子的协助之下,歆儿终于完成了三个娲之阵试炼,但在进行最终的坤之阵时,却因廷云破坏了规则,而让狭隙中封印的沌颛再次复生。
  奇为子的好友因跋罗牺牲了自己拖延沌颛复生,虽使沌颛损伤不小,但仍不足以将其消灭。正当两人回到娲之阵欲再次封印沌颛时,却遭到被控制的主阵者们攻击,为了使歆儿顺利进入娲伏大厅,奇为子独自阻挡攻击,歆儿与廷云是否能够顺利封印沌颛?


「屍狱界」

  费仲等人率领大军进攻地昊,与此同时廷云等人在奇为子的带领下一同追至尸狱界,期间经历了千难万阻,最终克服了重重困难,赶在沌颛穿上梵冥魄之前将起打成重伤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然而...


「终章」

  廷云等赶到渭水畔,看到廷翌,得知梵冥魄已被廷翌所夺,同时得知地昊危在旦夕,廷云等在不顾奇为子的劝阻追至两军交战场,目睹哈努尔被廷翌所杀,愤怒的廷云再也不念兄弟之情与廷翌拼命,无奈实力不敌。
   正当廷云等即将被杀之际,奇为子赶到,并以仙法之力与之抗衡,怎奈廷翌已非常人,奇为子拼死将其拖住,不知廷云等人能否顺利逃脱...


 

上篇「真龙觉醒」

  廷云等赶到渭水畔,看到廷翌,得知梵冥魄已被廷翌所夺,同时得知地昊危在旦夕,廷云等在不顾奇为子的劝阻追至两军交战场,目睹哈努尔被廷翌所杀,愤怒的廷云再也不念兄弟之情与廷翌拼命,无奈实力不敌。
正当廷云等即将被杀之际,奇为子赶到,并以仙法之力与之抗衡,怎奈廷翌已非常人,奇为子拼死将其拖住,不知廷云等人能否顺利逃脱...


 

下篇「龙鳞之怒」

  廷云等赶到渭水畔,看到廷翌,得知梵冥魄已被廷翌所夺,同时得知地昊危在旦夕,廷云等在不顾奇为子的劝阻追至两军交战场,目睹哈努尔被廷翌所杀,愤怒的廷云再也不念兄弟之情与廷翌拼命,无奈实力不敌。
正当廷云等即将被杀之际,奇为子赶到,并以仙法之力与之抗衡,怎奈廷翌已非常人,奇为子拼死将其拖住,不知廷云等人能否顺利逃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