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贤者手札

  这是一本从另一个世空而来的古书。当时我正在稀微的烛光下研读法术卷轴时,它是那么突然地,就出现在我眼前的空中,然后掉落在桌面上。我之所以确定它是由另一个时空来的,是因为它的外表是那么地特殊,不像是一般我所看过的书籍,而且上面散发着一层微微的紫光,像是穿梭过无数时空之后,疲累地发出它仅存的力量。而这种说不上来的奇异,正是我从未见过的。
  我小心谨慎地将上面像似符咒的封印打开,并细细地阅读这个异世界来的记载。看完一遍又一遍之后,我可以再确定一件事:这不是一本单纯的书籍!它的内容可以说是一篇有关某个世界的记载,而我却想不起来在这一生中,有什么事是与这个世界有任何牵连的,但是看它以符咒封印,又发出隐隐的紫光保护着书籍,好象是要传达什么消息似的。我仔细思考之后,决定将它的内容抄写下来,然后在将书上封印重新封好,留在我的书架上。我相信,在许久的将来,一定会有人需要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大贤者 史达奈特

罗特帝亚王国史

  在『罗特帝亚』王国之中,有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图书馆,位于偏远的亚姆山上。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座图书馆是什么时候建立的,也没有人能够说出建造的人是谁,但是由其破损不堪的外墙判断,可能王国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。在馆内有许多古来的书籍记载,曾经记录着先人的各种事迹。
  其中在靠近入口大门之处,有一座专门供人阅读的书台,在上面有一本巨大的灰色书本,好象是不久之前才有人翻阅过而忘了放回原处。书皮上有『罗特帝亚王国历代史』,其中的前言则记载着以下的文字:
  在远古时代,达拉尼亚岛原本只是个偏僻的无人荒岛。经过了许久的岁月,人类一族从大海另一端的大陆渡海来到此地之后,便惊艳于岛上的明媚风光,而开始纷纷迁移到达拉尼亚岛上拓荒开垦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达拉尼亚岛上的人类聚落也愈来愈多了。
  当这些新生代的拓荒者,开始习惯于安和乐利的生活时,岛上突然出现了另一个种族,宣称达拉尼亚岛是他们所拥有的土地,入侵者必须付出代价。随后他们开始四处侵袭散落于各处的人类。由于人类平时散居岛上各处,在没有组织的情形之下,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。这些面目狰狞,具有青色硬皮,长有双翼,性情暴虐的种族,就是人类古时所相传的『魔族』。
  为了要抵抗魔族的侵袭,人类便开始聚集起来,商讨要如何共同对抗魔族。经过讨论的结果,他们决定共同组成一个国家,并建立一支有组织的军队,以对抗魔族的攻击。在军队的奋力作战之下,为数较少的魔族终于不敌落败,而逃到了深山隐蔽。
  在战胜之后,人类为了防范魔族再度来袭,便推举领导作战有功的卡亚那将军为国王,以继续领导国家。这就是『罗特帝亚』王国的由来。

达拉尼亚岛

  在『马拉大陆(Mola)之风土人情』这本书里,记载着有关达拉尼亚岛(Dalania)的地理环境:
  达拉尼亚岛位于马拉大陆的东南方,周围有西雅海(Sia)所环绕。由于地处偏僻,所以这里的人口及经济发展还不如大陆本土那么的繁荣。
  达拉尼亚岛的东北角是塔拉山(Tara),其与海岸的交界是极其险峻的悬崖。山上有座古老的神秘之塔,相传是人类与魔族之外的其他种族所建造的,具有令人难以想象的奥秘,但由于山路崎岖难行,塔的四周又受到莫名的力量所保护,所以至尽仍没有人能一探究竟。
  塔拉山的西方,同时也是岛屿西北方的位置,便是亚姆山(Amu)之所在。据说魔族在败退之后,纷纷逃到此地避居,而『罗特帝亚』王国似乎在此处藏有极重大的秘密。
  亚姆山的东南方,是蔚蓝无暇的修达海湾(Suda),风光十分地优美,而岸边不远处,则耸立着一坐巍峨的城堡,这便是『罗特帝亚』王国首都--格菲迪城(Gfaidi)。宏伟的建筑几繁华的街景,正是人类富庶生活的最佳写照。
  隔着流入海湾的瓦兹河(Waz),格菲迪城的东方是山势较为平缓的马拉山(Mara),而著名的风景名胜『天湖』便在其山顶上的高原处。根据古老的记载,这个湖是天上的流星坠落在此地之后所形成的。
  格菲迪城的西南方是浓密不见天日的渥尔森林(Wool),森林的南方则是海港洛梅特城(Lomait),这里是达拉尼亚岛与大陆之间的交流中心,除了相当热闹之外,据说也有贩售着一些极罕见的事物及珍品。
  岛屿中央是广大的蒙娄平原(Moulu),这里也是岛上最主要的农牧地区。平原中的卡兰城(Kanai),正是王国的农业重镇。
  在达拉尼亚岛东方的海上,有一座相当荒凉的小岛,叫哥罗库岛(Goloko)。岛上有一座残破的古代遗迹,相传也是建造神秘之塔的种族所留下的。但由于岛的四周有许多暗礁,而且水势湍急,所以除了研究古代文明的学者之外,就连附近的渔夫也不敢随意靠近。
  蒙娄平原的南方是高耸的潘达拉山脉(Padara),由于地势险要,若要从此地通往岛的南端,大都会绕过山脉,沿着其边缘的小道行走。
  潘达拉山脉南方是广阔的荷里森林(Holy),其西方则是杂草茂盛的巴萨平原(Baza)。由于交通的关系,平原上的利达村(Leda),只有少数的居民在此地作息,而且也极少有外人来访。